您当前的位置:

信号通路

-收起全部分类

TNF Receptor

 

肿瘤坏死因子α (TNF-α)是一种对多种细胞类型具有多效作用的细胞因子。它已被确定为炎症反应的主要调节因子,参与一些炎症和自身免疫疾病的发病机制。

从结构上看,TNF-α是一种由157个氨基酸组成的同型三聚体蛋白,主要由活化的巨噬细胞、T淋巴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产生。从功能上讲,它可以触发一系列不同的炎症分子,包括其他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

TNF-α以可溶性和跨膜形式存在。跨膜TNF-α (tmTNF-α)是最初合成的前体形式,需要经TNF-α-转换酶(TACE)加工,以可溶性TNF-α (sTNF-α)的形式释放。经过加工的sTNF-α通过1型受体(TNFR1)和2型受体(TNFR2)促进各种生物活性。tmTNF-α也作用于TNFR1和 TNFR2,但其生物活性主要通过TNFR2介导。

TNF-α通过结合和激活两种不同的受体发挥多种生物活性。TNFR1由所有人体组织表达,具有保守的死亡结构域基序,是TNF-α的关键信号受体。TNFR2的表达仅限于特定的细胞类型,如神经元、免疫细胞和内皮细胞。TNFR2缺乏死亡结构域,因此不能直接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该受体被认为主要由tmTNF-α激活。

从生理学上讲,TNF-α是正常免疫反应的关键成分。TNF-α可激活免疫系统进行调节;然而,不适当或过度生产TNF-α是有害的,并可能导致疾病。类风湿性关节炎(RA),炎症性肠病(IBD),银屑病性关节炎(PsA),强直性脊柱炎(AS),银屑病(PS)和非传染性葡萄膜炎(NIU)是由TNF-α分泌异常引起的;因此,靶向TNF-α阻止其与TNFRs的结合,从而抑制TNF的生物活性,是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关键

TNF Receptor 相关靶点
货号 产品名 中文名称 产品描述
SJ-MX5805 KR-33493

KR-33493 是一种有效的 Fas 介导的细胞死亡 (Fas-mediated cell death, FAF1) 抑制剂。KR-33493 在帕金森氏症治疗中具有潜在应用。

SJ-MN0098 Shikonin 紫草素

Shikonin是一种天然存在的萘醌衍生物,是中草药紫草的主要成分,具有抗炎和抗肿瘤特性。Shikonin 是一种有效的 TMEM16A 氯化物通道 (chloride channel) 抑制剂,IC50 为 6.5 μM。Shikonin 是一种特异的丙酮酸激酶 M2 (PKM2) 抑制剂,还可以抑制 TNF-α 和 NF-κB途径。Shikonin 通过抑制糖酵解降低外泌体 (exosome) 的分泌。Shikonin 抑制 AIM2炎性体活化。

SJ-MX0801 Apremilast (CC-10004) 阿普斯特

Apremilast (CC-10004)是一种口服生物有效的磷酸二酯酶 4(phosphodiesterase 4, PDE4)抑制剂 ,对环单磷酸腺苷(cAMP)特异性。IC50 为 74 nM。Apremilast 抑制脂多糖 (LPS) 释放 TNF-α,IC50 为 104 nM。

SJ-MX0293 Resatorvid (TAK-242) 瑞沙托维

Resatorvid (TAK-242) 是一种选择性 TLR4 信号通路的小分子抑制剂。Resatorvid 抑制 NOTNF-α IL-6 的产生,其 IC50 值分别为 1.8 nM、1.9 nM 和 1.3 nM。Resatorvid 下调 TLR4 下游信号分子 MyD88 和 TRIF 的表达。Resatorvid 抑制自噬 (autophagy),并在各种炎症性疾病中起关键作用。

SJ-MN0410 Mulberroside A 桑皮苷 A Mulberroside A 是桑树 (Morus alba L.) 中的主要生物活性成分之一。Mulberroside A 可降低 TNF-α,IL-1β 和 IL-6 的表达,抑制 NALP3,caspase-1 和 NF-κB 的激活以及 ERK,JNK 和 p38 的磷酸化 。Mulberroside A 具有抗炎和抗细胞凋亡作用。Mulberroside A 对蘑菇酪氨酸酶 ( tyrosinase) 具有抑制活性,IC50 为 53.6 μM。
SJ-MN0424 Madecassic acid 羟基积雪草酸

Madecassic acid 分离自积雪草 (伞形科)。Madecassic acid 具有 iNOS、COX-2、TNF-α、IL-1beta 和 IL-6 抑制作用,可通过在 RAW 264.7 巨噬细胞中下调 NF-κB 激活而具有抗炎作用。

SJ-MN0492 Ginsenoside Rh1 人参皂苷 Rh1

Ginsenoside Rh1 (Prosapogenin A2) 抑制 PPAR-γ、TNF-α、IL-6 和 IL-1β 的表达。

SJ-MX1188 UTL-5g UTL-5g (GBL-5g) 是一种抗炎性 TNF-α 抑制剂,具有化学保护和肝脏放射保护作用。UTL-5g 通过抑制 TNF-α 等因子降低顺铂引起的肝毒性、肾毒性和骨髓毒性。
SJ-MX1118 Roquinimex 罗喹美克 Roquinimex (Linomide; PNU212616; ABR212616)是免疫刺激剂,能增强NK细胞活性和巨噬细胞的细胞毒性,抑制血管生成和TNF α的分泌。
SJ-MN0561 Geraniin Geraniin 是具有抗肿瘤、抗炎、抗高血糖活性的、肿瘤坏死因子α (TNF-α) 的释放抑制剂,其 IC50 值为 43 μM。
SJ-MX1889 VGX-1027 VGX-1027 是一种口服有效的异恶唑化合物,具有免疫调节特性。VGX-1027 靶向巨噬细胞,减少促炎性介质 TNF-α,IL-1β,IL-10 的产生。VGX-1027 通过限制细胞因子介导的免疫炎症而具有抗糖尿病作用。
SJ-MX1573 R-7050

R-7050 (TNF-α Antagonist III) 是一种肿瘤坏死因子受体 (TNFR) 拮抗剂,对 TNF-α 具有更高选择性,对 TNF-α 所介导的信号通路的选择性是对 IL-1β 驱动的信号的 2.3 倍。R-7050 对 TNF-α 和 IL-1β 的 EC50 分别是 0.63 μM 和 1.45 μM。

SJ-MN0289 Muscone 麝香酮 Muscone 是中药麝香的主要活性单体。Muscone 抑制 NF-κB 和 NLRP3 炎性小体的活化。Muscone 显着降低炎性细胞因子 (IL-1β,TNF-α和 IL-6) 水平,并最终改善心脏功能和存活率。
SJ-MX1890 C25-140

C25-140 是一种首创的,具有口服活性和一定选择性的 TRAF6-Ubc13 相互作用的抑制剂,直接与 TRAF6 结合,阻断 TRAF6 和 Ubc13 的相互作用,从而降低 TRAF6 活性,降低 NF-κB 的活性,并对抗自身免疫。

SJ-MX0123 TIC10 (ONC201) TIC10 (ONC201) 抑制Akt和ERK活性。TIC10 (ONC-201) 是一种有效,口服的,稳定的肿瘤坏死因子相关的凋亡诱导配体 (TRAIL) 诱导剂,其通过抑制 Akt 和 ERK 从而激活 Foxo3a 并显着诱导细胞表面 TRAIL。TIC10 (ONC-201) 具有优越的耐药性,可以穿透血脑屏障,具有超强的稳定性,和改善的药代动力学性能。
SJ-MX2288 Shikonin 紫草素 (Rac)-Shikonin (Shikonin) 具有抗肿瘤活性。(Rac)-Shikonin (Shikonin) 通过诱导坏死死亡来绕过癌症耐药性。
SJ-MN1067 4'-Hydroxywogonin 4’-羟基汉黄芩素

4′-Hydroxywogonin (8-Methoxyapigenin) 是一种从 Scutellaria barbata Verbena littoralis 等多种植物中分离得到的一种黄酮类化合物。4′-Hydroxywogonin 通过 TAK1/IKK/NF-κB、MAPKs 和 PI3K/AKT 信号通路具有抗炎活性。4′-Hydroxywogonin 通过干扰 PI3K/AKT 信号抑制血管生成。4′-Hydroxywogonin 抑制细胞增殖和诱导细胞凋亡 (apoptosis)。

SJ-MN0671 Astilbin 落新妇苷 Astilbin 是一种黄酮类化合物,可增强 NRF2 活化。Astilbin 还抑制 TNF-α 表达和 NF-κB 活化。
SJ-MN1161 Ginsenoside Rc 人参皂苷Rc Ginsenoside Rc 是主要的人参皂甙之一,Ginsenoside Rc 增强 GABA 受体 A (GABAA) 介导的离子通道 (IGABA)电流。 Ginsenoside Rc 还抑制 TNF-α 和 IL-1β 表达。
SJ-MX2799 Methylthiouracil 甲硫氧嘧啶

Methylthiouracil 是一种抑制甲状腺激素合成的硫脲类药物,可以被用于治疗甲亢。Methylthiouracil 抑制 TNF-α 和 IL-6 的产生以及 NF-κB 和 ERK1/2 的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