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信号通路

-收起全部分类

Keap1-Nrf2

 

KEAP1-Nrf2系统是一个典型的双组分系统:其中KEAP1是亲电物的传感器,Nrf2是细胞保护基因协同激活的效应体。在细胞质中,KEAP1与CULLIN3 (CUL3)形成泛素E3连接酶复合物,并使Nrf2多泛素化,进而通过蛋白酶体系统快速降解Nrf2。因此,在非应激条件下,NRF2被合成,但不断被降解。然而,在亲电性或ROS应激条件下,KEAP1的活性半胱氨酸残基被直接修饰,这降低了KEAP1- CUL3复合体的泛素E3连接酶活性,从而稳定了Nrf2,因此Keap1失活诱导的Nrf2上调在肿瘤细胞中经常观察到。新生的NRF2可以直接转移到细胞核中,与sMAF蛋白形成异二聚体,与抗氧化反应元件(ARE)或亲电反应元件(EpRE)结合,并激活一组 phase II genes,从而作为一个主调控转录因子发挥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Nrf2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分子在癌症的治疗靶点和大量的Nrf2抑制剂被开发。有趣的是,Nrf2诱导也被报道为加速致癌物解毒和保护身体免受化学致癌作用的治疗策略。
 

Keap1-Nrf2相关产品(28)
货号 产品名 中文名称 产品描述
SJ-MX0822 Omaveloxolone (RTA-408)

Omaveloxolone (RTA-408)是一种合成的三萜类化合物, 是一种抗氧化炎症调节剂 (AIM),可激活 Nrf2 并抑制一氧化氮 (NO)。Omaveloxolone 通过抑制 STING 依赖的 NF-κb 信号通路,来抑制破骨细胞的生成。Omaveloxolone (RTA-408)是一种高效的稳态造血缓解剂。

SJ-MX0658 4-Octyl Itaconate 4-辛基衣康酸

4-Octyl Itaconate (OI)是一种可透过细胞的衣康酸(Itaconate) 衍生物。Itaconate 是一种抗炎代谢产物,通过 KEAP1 的烷基化而激活Nrf2信号,在人类巨噬细胞和分离自全身性红斑狼疮患者的PBMC中抑制促炎性因子的产生。4-Octyl Itaconate (OI) 是JAK1抑制剂,可用于2型免疫介导疾病的治疗,如过敏、哮喘和纤维化。

SJ-MN0082 Dimethyl Fumarate 富马酸二甲酯

Dimethyl fumarate (DMF) 是一种具有口服活性且可透过血脑屏障的 Nrf2 激活剂,可诱导抗氧化剂基因表达上调。Dimethyl fumarate 通过 GSH 耗竭/ROS 升高/MAPKs 激活途径诱导结肠癌细胞坏死,并诱导细胞自噬 (autophagy)。Dimethyl fumarate (DMF) 有效阻断多种乳腺癌细胞系中的 NF-κB 活性并消除 NF-κB 依赖性乳腺球形成,表明 DMF 具有抗癌干细胞特性。Dimethyl fumarate 可用于多发性硬化症的研究。

SJ-MN0143 Brusatol 鸦胆子苦醇 Brusatol (NSC 172924) 可抑制 Nrf2。
SJ-MN0156 Bardoxolone 巴多索隆 Bardoxolone 是一种新型核调节因子 (Nrf-2)激活剂。
SJ-MX1721 Oltipraz 奥替普拉 Oltipraz 抑制 HIF-1α 激活, 这种作用具时间依赖性, 浓度 ≥ 10 μM 时完全消除 HIF-1α 诱导, Oltipraz 抑制 HIF-1α, IC50 为 10 μM。Oltipraz 还是一种强效的 Nrf2 激活剂。
SJ-MX1919 Ezetimibe (SCH 58235) 依泽替米贝 Ezetimibe (SCH 58235) 是有效的胆固醇吸收 (cholesterol-absorption) 抑制剂。Ezetimibe 是一种 NPC1L1 抑制剂,是有效的 Nrf2 激活剂。
SJ-MX4081 KI696

KI696 (KI-696)是 KEAP1 的新型高亲和力化学探针,也是一种有效的抑制剂,可破坏 KEAP1/NRF2 蛋白-蛋白相互作用。

SJ-MN1144 Danshensu 丹参素 Danshensu 是丹参的有效成分,能够激活 Nrf2 信号通路,保护心血管。
SJ-MX3966 Pyridoxine 吡哆醇

吡哆醇(Pyridoxine, Vitamin B6, Gravidox),维生素B6,是维生素B6的一种形式,普遍存在于食物中,用作膳食补充剂。吡哆醇通过Nrf-2/HO-1通路在阿尔茨海默病细胞模型中发挥抗氧化作用。

SJ-MN0369 β-thujaplicin 桧木醇 Hinokitiol是从日本扁柏中分离到的挥发油成分,能够降低的表达,减少和UHRF1的mRNA和蛋白的表达,具有抗感染、抗氧化及抗肿瘤等活性。
SJ-MN0460 Sulforaphane 萝卜硫素 Sulforaphane 是存在于多种蔬菜中的天然异硫氰酸酯。Sulforaphane 增加肿瘤抑制蛋白的转录并抑制组蛋白脱乙酰酶的活性。Sulforaphan 可以激活 Nrf2 ,并通过 AMPK 依赖性信号传导抑制高糖诱导的胰腺癌。 Sulforaphan 具有抗癌和抗炎活性。Sulforaphane 诱导细胞周期停滞和凋亡。
SJ-MN0527 4-Hydroxyphenylacetic acid 4-羟基苯乙酸 4-Hydroxyphenylacetic acid 是一种主要的微生物群衍生的多酚代谢物,具有抗氧化作用。4-hydroxyphenylacetic acid 诱导 Nrf2 表达。
SJ-MN0377 Eriodictyol 圣草酚 Eriodictyol是从中草药中得到的黄酮类,具有抗氧化、抗炎的功效。Eriodictyol能够诱导信号通路。Eriodictyol还是一种流感依赖RNA的聚合酶抑制剂,为18nM。
SJ-MX0690 CDDO-Im CDDO-Im (RTA-403) 是 Nrf2 和 PPAR 的活化剂,对 PPARα和 PPARγ的 Ki 分别为232 nM 和 344 nM。
SJ-MX0153 ML385

ML385一种有效的选择性 Nrf2 抑制剂,IC50 = 1.9 µM。 ML-385 阻断 Nrf2下游靶基因表达,并增强卡铂和其他化疗药物对肺癌细胞(NSCLC)的疗效。 ML-385 对具有 KEAP1 突变的 NSCLC 细胞(具有Nrf2 功能)具有特异性和选择性。

SJ-MX4377 TBHQ 特丁基对苯二酚

Tert-butylhydroquinone (TBHQ)是一种抗氧化剂,用于阻止脂质过氧化,具有多种细胞保护作用。同时,它也是Nrf2的激活剂。通过激活Nrf2来预防阿霉素(DOX)诱导的心脏毒性。TBHQ也是一种ERK活化剂。

SJ-MX0709 Bardoxolone Methyl 甲基巴多索隆

Bardoxolone Methyl  (RTA 402, NSC 713200, CDDO MetHYl ester) 是一种合成的三萜类化合物,是一种IKK抑制剂,具有强的促凋亡和抗炎活性。同时还是有效的Nrf2激活剂和NF-κB抑制剂。Bardoxolone Methyl 可抑制铁死亡。Bardoxolone Methyl 在癌细胞中可诱导凋亡和自噬。

SJ-MN0060 Curcumin 姜黄素

Curcumin (Diferuloylmethane),是一种天然酚类化合物,它是p300/CREB-binding组蛋白乙酰转移酶的蛋白特异性抑制剂,抑制组蛋白H3和H4 的乙酰化(IC50~25 μM)。Curcumin能够激活Nrf2 pathway并抑制NF-κB的激活。Curcumin 可诱导线粒体自噬、细胞自噬、凋亡和细胞周期阻滞,并具有抗肿瘤的活性。Curcumin 可通过减少铁死亡介导的细胞死亡来减少横纹肌溶解相关的肾衰竭。Curcumin 对各种人类病原体(如流感病毒,丙型肝炎病毒,HIV等)具有抗感染特性。

SJ-MN0671 Astilbin 落新妇苷 Astilbin 是一种黄酮类化合物,可增强 NRF2 活化。Astilbin 还抑制 TNF-α 表达和 NF-κB 活化。